本文由冯志伟授权爱思英语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编者按:爱思英语网推出全新栏目《佳作欣赏》,旨在为各位网友提供互相、探讨、交流的平台。《佳作欣赏》主要设置以下子栏目:英文写作,英汉互译,方法,人生感悟。除英文写作以外,其余子栏目中英文皆可。如果您有好的作品,请向我们推荐。原创优先,转载作品请注明作者及出处。爱思,因你而精彩;爱思,大家的平台!

在线投稿http://www.24en.com/custom/add.html 

 0026mqgfzy6YNEqN6Jq70&6901.jpg

继续有光

      专栏作家 张力奋

有“汉语拼音之父”美称的周有光先生刚度过111岁生日。他出院不久,时常自嘲:“一定是上帝忘记了我”。八十多岁退休后,他的兴趣转到了如何“从世界看中国”。他说,对中国,一要乐观。二要相信进化论。

十天前,在冬日的北京,我去了一家书店。那里有个座谈会,庆贺周有光先生111岁生日。寿星已很少出门,缺席了。不久前周老刚病过一场,住进协和医院。他的老友、解放军总医院的蒋彦永教授告诉大家,老人已出院,基本稳定,还当场放了去病房探望时的录像片断。有光先生坐在轮椅上,像棵老树,半眯着眼,弱了不少。只有在听到他极为简练的答话时,我们才又重新找回他的机敏、幽默。有光先生在录像片段中言道:“年龄老了,思想不老;年龄越大,思想越新;年龄一年一年大,思想一年一年进步才好!”如果思想像叶片,那他仍闪烁着锋芒。

有光先生的寿诞,让我们每个人想到了自己的年龄。人过中年,我对年龄有些敏感,40岁之后似乎再没有庆祝生日的冲动。周老过了111岁,他的名字是有光,晚辈也在分享他生命的坚韧与光芒。若以有光先生为榜样或标准,我现在还在青年的末梢,不到他一半的年龄。他是一个思想者。我们庆贺他的生日,并非仅仅因为他长寿的马拉松,而是因为他思想的活力与激情。预见和看见,毕竟还是不同的。他的长寿,在为他的学问与思想背书。

一年多前,正值有光先生110岁生日。马国川先生领我去他家里看望他。去之前,国川抱歉地告诉我,周老的儿子、八十多岁的晓平先生原本要来作陪,但因病住院了。不幸的是,去年春节后不久,晓平先生病重去世。这可能是有光先生漫长一生中最痛苦的打击。

有光先生也是复旦人,且与1905建校的复旦大学同岁(有光先生是1906年生人,此处指的是虚岁)。他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共和国初年,他在复旦教过经济学。

有光先生现在住在一栋没有电梯的简陋公寓楼里。他的书房不大,他时常在书房的小沙发上踡屈着,和衣而眠。他幸运地经历了光绪、宣统、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四朝”。因为活得够长,他的著说、文字与思想,似乎都注入了更多的合法性。从这个意义而言,长寿才是硬道理。

中国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型。过去多年,中国的情绪似乎一直在自信和自卑中摇摆。有时过于自信,有时又过于自卑。从历史上看,当中国过于自信时,正需要提醒自己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