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考拉小巫授权爱思英语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爱思英语网推出全新栏目《佳作欣赏》,旨在为各位网友提供互相、探讨、交流的平台。《佳作欣赏》主要设置以下子栏目:英文写作,英汉互译,方法,人生感悟。除英文写作以外,其余子栏目中英文皆可。如果您有好的作品,请向我们推荐。原创优先,转载作品请注明作者及出处。爱思,因你而精彩;爱思,大家的平台!

在线投稿:http://www.24en.com/custom/add.html

 考拉医院实习记 - Day One

2010年5月17日

今天是我专业实习的第一天。专业实习和基础实习的不同,第一,小时数更多了;第二,难度更大了。可以深刻地体会到专业实习相较于基础实习来说,要求投入更大的脑力、创造力以及体力和时间。

首先介绍一下我实习的机构。实习的机构叫Barnes-Jewish Hospital,如果能打开wikpedia,可以点击这里看详情。整个这个大型企业叫做Barnes-Jewish Christian (BJC),这家企业旗下包括Barnes-Jewish HealthCare (BJHC),Barnes-Jewish Hospital (BJH),药店,保险,研究所(研究所是和华大医学院有合作伙伴关系的)等等很多分组织。BJC是一家规模非常大的盈利型企业。华大的医学院和哈佛医学院并列全国第一(有的时候就是两个人你第一我第二、我第一你第二的关系),我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BJC做支柱的吧,因为财政基础是做医学科研很重要的一个前提。好了,我又说跑题了。所以,我工作的机构,就是BJC旗下的医院BJH。这家医院很早以前叫做Barnes Hospital,在很多年前,它和另外一家叫做Jewish Hospital的医院合并了,所以就叫Barnes-Jewish Hospital了。有筒子前段时间问我,BJH是不是犹太人开的,因为有jewish这个词在里面。我不太清楚答案,但怀疑很有可能是,因为传说在美国有钱人里很多一部分就是犹太人。犹太人既聪明,又有钱,基本是既定的事实。

在BJH里,我实习的具体地方是叫Adult Psychiatric Unit,或者叫psych ward,或者叫inpatient treatment center,怎么叫都可以,总之,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精神疾病治疗中心。有很多筒子都是学医的,所以有人问过为什么他们没有专门的精神病医院。其实在这里是有专门的精神病医院的,只不过BJH是一个大型的综合医院,我工作的地方只是其中的一个部门而已。今天是我实习的第一天,所以我并不能非常准确地说出来这个部门具体都做什么,我只能描述一个大体,因为我也还在慢慢摸索和学习过程中。但就我目前的所有了解,我们这个部门做psychosocial assessment, treatment planning, CBT group therapy, family therapy, discharge planning, etc. And we also deal with some other issues like insurance follow-up, medicaid & medicare follow-up, resource connection etc. There are altogether 18 beds in the unit, so we can take at most 18 residents. Oh btw, we only offer inpatient service; we don't offer outpatient treatment and stuff like that. Basically, APU is acute division, so residents usually stay here for 3 days, up to 2 weeks depending on their generally functioning and recovery.

现在能想到的可以介绍的情况就这么多了。以后想到能介绍的再来介绍。

第一天感想

基本从来了美国以后,就没有像今天这么overwhelming过的。早晨七点整起床,吃一颗鸡蛋,喝一杯牛奶,两片面包,因为昨天晚上没有时间做饭,所以今天没有带午饭就赶快出门了。很详细地计算了时间,从出门那一刻,到了医院停车场,找到车位,一共是17分钟车程(主要找车位很难找)。先去一楼学如何打卡,貌似还很方便。赶快做快速电梯到15楼。第一次用自己的卡开门,感觉很神圣。。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每扇门上都写着很大的字样:“CAUTION: HIGH ELOPEMENT RISK”。搞得我不禁很心寒,想:“难道真会像电影里演得那样病人们会逃跑么?” 于是,必须遵照的一个惯例是,在一个屋子或走廊里,必须等身后的门已经确保关住以后,才能再去开前面的门。

我的主管人非常非常好,最关键的是,她贼活力四射,虽然已经五十大几岁了,但依然蹦蹦跳跳地像一个小兔子似的。。嗯,中年兔子吧。。anyways,很亲切的一点是,她是1973年刚刚来到美国的,她是德国人,从小在德国出生长大,所以,她在美国这片土地上,也算是一个“外国人”吧。但人家毕竟是在美国混了将近三十年的,所以虽然英语也是她的第一语言,但除了稍微的德国口音外,基本没有任何语病错误,无论从表达方式还是流利程度上,都跟native speaker没有两样。

她很热情地迎上了我,并当头一棒告诉我:“Be prepared! This is gonna be the most overwhelming day that you've ever experienced in your life!” 我当时就咬破舌头告诉自己:“靠,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第一件事就是记人名。硕大的医院上万名员工,光就我们一个APU,就将近两百名员工。走到走廊里,主管不断地向我介绍这个人,那个人,这个人,那个人...Bonnie是clinical manager,Richardson是attending physician,Paul和Chuck和primary nurse,Rob和Alison是case management social worker,Pam和lead nurse,Sally, Rita和Yelena是attending registered nurse。。。一阵人名的炮轰,我自然不敢怠慢,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脑细胞。所有的人名竟然被我全都记住了。之后我跟Josh开心地汇报我的战功,说主管表扬我记忆力好,Josh笑着说:“我发现了,凡是跟学习和工作有关的东西,你都显示出超人的记忆力,但只要是生活上的,你的记忆力基本为零。比如说,我跟你说一件事,一周或两周过后,你会问我一遍,我再告诉你一遍。一个月以后你又会问一遍一模一样的问题。哈哈哈哈~” 他最知道我在生活里其实记忆力很差很差了,哈哈~

第二件事,就是各种各样的系统。地方大了,自然电脑里所用的系统也要繁琐很多。其实现在因为在很多地方工作过,各种系统以及和他们相对应的登录名和密码,都会叽里咕噜地在脑子里转悠。比如学校里用的系统叫insidebrown, webstac和blackboard。东亚图书馆用的circulation system叫IM,里面对于普通书、期刊杂志和catalogue,又分为三个不同的系统。现在有了医院,那么又多了很多要记的系统,今天学会了三个系统,分别是BJC-NT,ClinDesk,和COMPASS,分别是邮件,diagnosis和assessment & treatment record。

第三件事,就是对于每个病人的资料和信息,以及工作进度,必须都烂熟于心。这里基本用的是一一对应的制度。比如A患者,和他在一起工作的主治医生是B,心理医生是C,护士是D,社工是E。患者来这里就诊之前,在哪个机构接受过服务,谁为他服的务,他以前的主治医生是谁,以前的心理医生是谁,以前的护士是谁,以前的社工是谁。他如果未来出院以后,谁来做follow-up,保险是不是有cover了,transporatation是哪个机构负责。在我们这里就诊的这段时间,他都做了什么,每天的病情如何,跟谁说了话,都说了些什么,进行了哪些活动,接受了哪些治疗,每个治疗效果怎样,参与程度如何,全部都有非常非常详细的记载,全部都在以上的系统里。此外,这个患者的婚姻状况,家庭状况,父母在哪儿,都做什么的,有没有兄弟姐妹,都做什么的,有没有孩子,都做什么的,以上所有的人是否有结婚,多大了,现在在哪儿,和患者关系如何。患者以前的疾病史如何,是否有substance-related issues,是否有physical/sexual/emotional abuse的情况,是否服药,服什么药,服的是哪家医药公司提供的药,药物效果如何。患者发病是什么症状,什么诊断,不发病是什么症状,患者对自己的病情insight好不好。患者自己希望得到怎么样的进步,医生、心理医生、护士和社工希望患者得到怎样的进步。。等等等等所有这些信息(以及更多其它信息),都要详细记录在系统里,并要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子里。一个患者也许不算什么,但如果想一想一共是18个患者,那么可想而知脑子里要记多少东西了。当大家一起开会时,讨论到某个患者时,问起来他的某个信息,我必须要准确地说出来。

其实这个不难,只要和他们相处足够长的时间,应该是可以把每个人都很好地记在脑子里。可以把他们想象成自己身边不同的同学,只要一说到人名,应该让大脑像一个电脑一样立刻可以pull up the record。这就像当时在discovering options实习一样,虽然全班二十来个小孩儿,但只要说到谁,立马就知道这个孩子的情况。所以,多练,多记。一定能做到。

第四件事,也是我比较担心的一件事,就是CBT group therapy。Literally speaking,我得站在讲台上给患者们讲课,并和他们互动。我不是害怕讲课和互动,我是害怕我对CBT不懂。。。主要是因为我还没有学过CBT的课,那门课我这个秋天才选,我对CBT的了解仅限于以前其他课上偶尔学到的皮毛,所以我不知道这么大的一个鼻祖型的原理,我该如何给大家讲。。我是要自己设计课程吗?还是有一个固定的东西可以让我们拿着讲呢?今天因为实在太忙,我还没来得及问这个问题。周三要记得问。

今天总结了几个必须要自己搞明白的事情:
1. 所有专业人士彼此交流时,用的那些缩写词和术语,必须要随时记录下来,要么问,要么自己查清楚。(他们基本是不会好好说话的,基本全是术语。包括电脑里记笔记时,全部都是缩写词,很晕~~~)
2. 必须得开始好好背药物的单词了。药品单词又臭又长,必须要背,并知道这些药分别是用来治什么的,以及他们都跟哪些其他药有抗药性。
3. Medicard & Medicare必须要学会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件事早晚得干,已经拖了半年多了。。再不学就晚了。
4. CBT要自己找书读,不可能等到秋天再学的。必须自己先学起来。拖沓不得。

总体感想

总的下来,今天一天,从早晨8:15踏进医院大门,到下午4:40打卡出去,没有一分钟大脑没在运转的。连午饭都没吃好,因为第一天刚来,不好意思花太多时间吃饭。我吃饭又是那么得慢。。我靠,太丢人了。。Anyways,今天就是一个词“overwhelming”,原来主管说得没错。。但另外一个感觉是,很充实,很幸福。虽然繁忙,但是我知道我能做得很好。再一次感叹原来自己的记忆力在需要的时候,真的不会掉链子,因为后来主管在更新患者信息的时候,很多时候她都忘记某个患者说的某个东西,我竟然神奇般地想起来并告诉她了。。这绝对是超长发挥。。因为我平时都是记性超差、忘性超大的。。我觉得我很喜欢很喜欢这个地方,所以要尽全力做好,并多多向别人学习。

另外一个感想,是,虽然这个地方和大多数想象的一样,有一些“可怕”,但其实没有人们想得那么“可怕”。虽然患精神病的患者有时候的确会有一些让人觉得害怕,但其实大多数患者都没有暴力倾向。有暴力倾向的患者,不会被放到这个综合医院的精神治疗中心,而是专门会被放到精神病医院里。所以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此外,我很想说的一点是,请不要对患有精神病的病人产生任何歧视或嫌弃或任何不好的负面的误解。请明白,精神病和身体疾病是一样的,都是可以被治愈的。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但在学习了很多专业知识以后,我深信精神病是可以被治愈的。他们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也渴望开心快乐的生活,他们也有爱的人以及爱他们的人,他们只是因为经历了某些事情而使大脑无法正常工作,就好比其他人经历了某些事情而使身体的某个部位、器官无法工作一样。患有精神病的人他们自己也很痛苦,他们也很希望自己赶快康复起来,所以,请不要歧视他们。也请不要受电影、电视剧里的某些情节误导。真实生活中,精神病患者都是比较友好的。今天我见到的所有的患者,都很友好地和我握手、拥抱并介绍自己。我看到他们那个样子,我真的觉得,他们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都值得拥有正常、健康和幸福的生活。

其实我今天很感慨,国外的医院,环境好就不用多说了,主要是所有的医务人员对每个病人,都那么好,那么亲切,真的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包括医务人员对彼此之间,都那么好,人们还都那么幽默。。搞得我觉得这里就像一个温暖的家一样。。。他们彼此都那么帮助彼此,他们是一直都这么好么?还是我今天碰巧幸运,刚好大家心情都很好?有待观察。有待观察。总之,为了帮助更多的病人早日康复,我要很努力的工作,和所有其他医务人员一样,要尽职尽责,恪守职业本分。考拉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