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国内鲜有哪一个地方能像成都一样拥有如此丰富的旅游资源,无论东西南北,在2小时车程之内都能到达一处理想之地,这里面竟然有世界遗产地3处和45处国家公园,还有4个国际重要鸟区。然而有意思的是,即便如此,我依然要说就旅游的广度和深度而言,在广义的成都平原及其周边山地之内,依然还有为数众多的地方和“看点”值得我们去发现。

人类为什么会投身自然?或去云游四方?或者驻足静观?那是因为我们受到了大自然的感召。大自然的感召来自于自然之美,自然之美在于宏大的场面和绚丽的色彩,还在于精巧的结构和多彩的生命。鸟类正是这精巧和多彩中的一族,我便将带领大家在天府成都之地去探访这精彩的世界。

1、看鸟类迁徙,感生命旅程
鸟类为什么会迁徙?那是要完成对生命的承诺。这是极有哲理的境界,观鸟的魅力就在于你在感受大自然的奇丽的同时能得到有趣的教益。人类的成长史也是向大自然学习的历史。于是观察并欣赏鸟类的迁徙就是一种绝妙的感知生命的旅程。

就像人的行走通常要在道路上一样,鸟类的迁徙也有其路径——鸟类迁徙通道。成都恰好就在鸟类迁徙通道之上。于是每年的春季和秋季,我们都能观察到鸟类路过这里的身影。

先说雀形目的鸟类,这是鸟类种类最多数量最大的类群。每年随着天气的变化和食物的转移,这些鸟类都有进行迁徙。迁徙有两类情况,一种是长距离的迁徙,成都只是路过之所,另外一种是垂直迁徙,鸟类只是从较高的海拔下到较低的海拔而已,成都往往成为越冬的场所。每当这个时候,无需远足,即便是在城市也能看到鸟类迁徙的盛况。如公园绿地亦或植被良好的人类居住区都可以瞥见他们的身影。这里面最著名的要数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绿阳村一带。这里绿树成荫,静谧安全,每年春秋季节都能观察到大量迁徙而过的雀形目鸟类,尤其以鹟科鸟类为甚。它们或稍作停留,12日便已离去,或流连忘返,逗留数周方才离开。这里头不乏在野外也难得一见的品种,如棕腹仙鹟、棕腹大仙鹟、橙胸姬鹟、棕胸蓝姬鹟、栗腹歌鸲、金色林鸲等等。甚至一些记录还改写了四川鸟类记录,如白眉鸫、橙头地鸫等。这些鸟类大多体形较小,行动隐匿,来去敏捷,所以观察需要特别小心细致。你也许会问偌大一个成都为何独川大绿阳村有如此这般景象。答案其实不复杂,就是绿阳村一带年代久远,植被覆盖度高,多样并连续,隐蔽性好,且干扰相对较小,符合这一类鸟类对生境的选择,还有一点就是这里居住的人们的生活垃圾或直接成为鸟类的食物,或孳生的蚊蝇蛆虫又成为鸟类的食物。由此大致可以明白鸟类为什么多在这里路过的原因了。这即便是自然的法则,也通透着精彩的智慧。

在鸟类迁徙的大军中还有一个大族就是水鸟,这是典型的随天气变化,逐水草而居的鸟类。他们夏季大多在中国的北方繁殖,秋季往南迁徙,冬季在南方越冬。这里的北方可以是很远的西伯利亚,也可以是四川的若尔盖湿地,这里的南方可以是中国南方甚至印度半岛,也可以就是成都平原,对于鸟类而言都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只要气温合适,有吃有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水鸟的迁徙往往是异常壮观的,一片不大的水域也能聚集成千上万的水鸟。水鸟的族群性相对突出,经过一个夏季的繁殖,如果食物丰盛,天敌也忙不过来,一个家族的数量会非常庞大,如果更多的家族聚集在一起,数量就非常客观。在成都平原看水鸟迁徙,地方实在不少,市区里的公园如浣花溪公园、东湖公园、北湖公园都能见到或多或少的水鸟迁徙和越冬。而象青龙湖就简直是观赏鸟水迁徙的胜地,甚至是一奇迹。青龙湖本是一片与朱元璋家族有点渊源的古代湖泊,本已在历史的变迁中逐渐淹没。却在人类的改造中焕发出意想不到的生机,这里是意想不到是针对开发者而言的。本来是要打造成水上运动基地,但因为在开发涵养期这里被封闭起来,几乎误无人打扰,在三五年之间便成为湖泊湿地。在高空飞行视野极佳的水鸟们自然看得见这忽然出现的停歇之地。于是越来越多的水鸟把这里作为迁徙的中转站,休息的同时补充食物。更有为数不少的水鸟直接选择在这里越冬。因为是一片新的水鸟迁徙越冬地,因此在这里观鸟,总能带来惊喜。特别是雁鸭科的鸟类,如白眉鸭、花脸鸭、棉凫等稀有的品种都能稳定地观察到。而象早已在成都平原退出人们视线的秧鸡、董鸡一类的水鸟,在这里却自成一族,繁衍不息。每每在这里驻足观赏,都感慨于大自然的神奇,鸟类迁徙虽历尽万苦,却总能找到休憩之所,无论何其匆匆,懂得停歇,这又是一重生命的境界。

关于水鸟迁徙还有一处不得不说,那就是三圣乡的荷塘月色。此一地本为成都农家乐的密集区,所谓荷塘月色也只是当地人把原来的几个荷塘合成了一个更大的荷塘,栽上荷花在夏日里供城里的人观赏。至于冬季,偌大的荷塘闲置不管,类似于冬水田。却不曾料想这里竟也成了冬季观水鸟的天堂,而象彩鹮一类的罕见鸟类在这里被发现实在是奇妙之极,而其带给观鸟者的愉悦也是十足美妙的。这只能说奇妙无所不在,就只怕你不在那里。

猛禽的迁徙才是鸟类迁徙中最惊心动魄的。大多数猛禽都因为体形较大而增加迁徙对体力和能量的消耗。所以迁徙对于猛禽来说是异常艰难的。这时候另一种智慧又出现了,那就是借助自然之力,通常情况下猛禽会在近午时分随上升气流而动,风动它走,风歇它落。由于对地形和气流的依赖程度较高,因此猛禽迁徙的路径特点更加明显。即便象成都平原这种并不是十分宽阔的跨度,猛禽也是经过了选择,他们大多更愿意走平原东西两侧平原与山地的集合部进行迁徙。于是成都平原东侧的龙泉山和西侧崇州一带的丘岭都是绝佳的观赏猛禽迁徙的地方,尤其以崇州西山祖灵寺一带的山头甚好。每当秋风咋起的近午时分,站在祖灵寺所在的山头,面向北方,昂首静待,恍惚间已然有猛禽进入视线,或12只一组,或78只一群,或展翅滑行,或振翅飞行,直直而来,气势逼人,俄顷又见得他们在原地盘旋。在西山观猛禽迁徙实在是不错的地方,祖灵寺的山并不是太高,且有石阶而上,一般情况下数个12百只猛禽是常事,运气好的话能见到上千的数量。有一次见到近百只黑冠鹃隼盘旋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且漩且走,实在是壮观之际。甚为幸运的是,观赏猛禽迁徙每年有两次,唯一不同的是秋季他们从北方而来,春季他们则从南方而归。这里面有一个信息需要传递给大家,尽管迁徙是鸟类延续生命使然,但迁徙却也是鸟类面临最大的困难。天气、距离、食物都是巨大的障碍,不少鸟类到不了目的地就已经死亡。最值得人类警醒的是,很多地方既是鸟类迁徙的通道,也是人类设置的鬼门关。比如,张网捕获,猎枪捕杀等,都会导致他们大量死亡,使得他们受到愈加严重的威胁。鸟类的迁徙正是为了延续自己和种群的生命,这本身就是生命最大的智慧。但这智慧却需要承担不尽的风雨和致命的危险。正是人类的愚昧和反自然的劣迹衬托了这种智慧的悲壮!
2、看鸟类繁衍,叹生命神奇
每当燕子归来,我们知道春天来了,每当布谷鸟(各类杜鹃)歌唱,我们知道农忙季节即将来临。当蒙昧时期的人类不能敏感于天气变化时,观察鸟类便成了人类从事生产劳动的时间参考,鸟类的这种功能背后体现的科学原理就是物候——生物气候。我一直在想,鸟类的物候也许就是鸟类自己的生命之钟。他们会准点完成生命中的各个规定动作,除非受气候和环境的影响。

除了迁徙,鸟类最盛大最核心的规定动作就要属繁殖了。并不一定春暖花开,往往还是冰天雪地鸟类就开始迁徙,找到去年的繁殖地或者更好的地方,随着气温的转暖,鸟类开始寻觅配偶,于是满山遍野都能听到鸟类的鸣唱和相互追逐的身影。谈情说爱进行到关键时刻,鸟类完成交配,并在共同修建的爱巢里产下爱的结晶,孵化小鸟是一项细致的工作,大多数鸟类雌雄都会参与小鸟的孵化,待幼鸟出壳,父母又得忙着哺育幼鸟,于是处处是鸟儿忙碌的身影。很多幼鸟对食物的消耗很大,因此亲鸟需要一整天的忙碌才能满足幼鸟对食物的需求,即便如此也还是很有一部分的幼鸟由于食物匮乏或者在同种竞争中败下阵来,那些最终长大的都是经过自然选择的优良个体。亲鸟的辛苦远不止哺育那么简单,还要时刻注意天敌的入侵,甚至还要打扫鸟巢的卫生,经常会看到亲鸟把食物送入幼鸟的口中之后,立即把小鸟的排泄物从巢里刁走,讲卫生的亲鸟还会在水里漱漱口。随着幼鸟一天天长大,亲鸟的任务也越来越重,待得幼鸟可以出巢的时候,又要耐心地教他们学习觅食和飞行。假若你能有足够的时间和机缘能完整地观察到鸟类繁衍的全过程,你一定会深感鸟类生命的来之不易,且充满神奇。而整个春夏季都是观赏这种神奇的好季节,成都周边的一些山区森林都是好去处。

都江堰的龙池是观赏噪鹛类的好地方,赵公山则能见到不少的鸦雀,崇州的鞍子河可以见到不少的雉类,彭州的白水河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去处,邛崃天台山还能见到数量不少的野生画眉。即便是在成都市区也能见到鸟类繁殖的情景,如浣花溪公园、百花潭公园、植物园、大熊猫基地等。
3、观鸟就是观人类自己
 观鸟就是看自然,看自然其实就是看人类自己,看自己的心境和品味以及对待大自然的方式。这是观鸟界的至理名言。

我们为什么要去观鸟?因为鸟在那里。鸟为什么在那里?因为自然在那里。自然为什么在那里?因为我们的心在那里。我们的心为什么在那里?因为真、善、美在那里。为什么······?因为··················

 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金乌绕日图(即太阳神鸟金箔)传递了很有意思的信息,那四只围绕太阳飞行的长脖子长腿的鸟大概可以告诉我们渔业是那一个时期主要的社会生产方式。而鸟类,也许就是他们的生产工具。那一时期成都平原几乎就是湿地泽国,渔业成为主要的生产方式是自然的选择,而利用鸟类(很可能就是鸬鹚)捕鱼则是延续到今天依然存在的智慧。

 观鸟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在观察鸟类获得科学知识和自然美感的同时,也是人类亲近自然,回归真朴的一种途径。我们在观赏自然的同时,也是在完成自我的关照和陶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