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我呢”,当这首全民公益主题歌在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上唱响,全场掌声雷动,几乎人人热泪盈眶。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你的心动,我的心动,每个人的心动。这歌声点燃了全民公益的激情,更点燃了每个人心中对爱的向往,对善的向往,对温暖的向往。
人心不死,这就是希望。近日在广东召开的2010全民公益启动大会,被称作中国公益提速的转折点。从传统的富人公益、名人公益转向全民公益,据说中国已到这样的希望门槛上。


其实,全民公益并非始自今日。近年来网络上有个词汇颇为火爆,那就是微公益。“多背一公斤”网站创始人安猪在2009年首次提出这个概念。他号召网友出游时多背一公斤物品,一点一滴地完成对偏远农村小学的援助计划,结果大见成效。广州网友梁树新也曾发起“铅笔换校舍”的活动,第一个网友拿巧

克力换铅笔,第二个网友用电饭锅换巧克力,然后电饭锅又换成打印机。……最终筹款158000元,换来了广西佛丁小学的新校舍。
事实上,微公益已经成了相当一部分城市中产和白领人士的时尚,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方式,甚至一些社会名流也不能抵挡诱惑。香港艺人梁咏琪就创造了这样的佳话,她在生日时发微博,号召网友转发一则捐赠倡议,只要被转发一次,她就捐1元到香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这个倡议三天内被转发7.5万次,她最后捐出了8万元。


这种募捐方式正被广泛效仿。最新的一次就发生在眼下,广州一位媒体人刚在微博上倡议向四川石渠郎加岭扫盲学校捐赠教具,她的一位同事就马上接力,公开承诺,倡议每转发一次他个人捐赠一元,转发万次即捐赠万元。但网友反响之热烈,竟让他难以插手:捐赠账户开通仅仅两小时,就已募足所需的17000元。此事甚至惊动一家大企业,该企业除了捐图书,还将购买冬装寄给学校的150个孩子。微公益最终带动了大公益。


确实,中国正大步流星跨向公益新时代。只要有爱心,每个人都有机会投入公益,哪怕在社会底层,也能日行一善,比如随手清理路边的垃圾,比如给老弱病残让座,甚至,哪怕只是给迎面而来的路人一个微笑。每个人都有体温,每个人哪怕仅仅用体温都可以温暖同胞,温暖世界。这就叫微公益,也正是全民公益之精髓所在。它的要义倒还不是通常所称的好人好事,而是每个人都用爱心,用善意来创造价值,回报社会。不仅让世界充满爱,充满善,更让自己获得快乐和尊严。


缺乏爱、缺乏善的繁荣也是一种贫困。如果说我们的社会曾长期被物质匮乏所困扰,那么今天,我们可能主要是被爱的贫困、善的贫困、价值的贫困所困扰。灵魂的问题不可能只用物质的手段去解决,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灵魂,正视灵魂,用爱、用善、用价值来解决我们灵魂的危机。重建社会,正在成为我们时代越来越强劲的呼声。这种重建,不可能单单是物质意义上的重建,更应该是灵魂意义上的重建,即爱的重建、善的重建、价值的重建。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们的社会才是一个有灵魂的社会,才是一个指向现代文明的社会。


就此意义而言,所谓全民公益、微公益,毋宁说是微革命。它的意义不限于公益层面,更提供了变革社会的新方法、新范式。无须沉湎宏大叙事,无须空谈根本解决,无须凌空蹈虚,中国不是别的什么,中国更多是微观的,正如一位智者所称: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微公益,或者说微革命,就是点燃每个人的心灯,每个人心中的爱和善,用它们照亮中国,照出一个光明的新中国。


而这一切之成为可能,当然要拜互联网之赐。正像印刷术推动了欧洲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今天基于互联网的传播技术,正在使每个人成为传播的主体,创造的主体,组织社会和动员社会的主体,从而把每个人爱的力量、善的力量最大限度挖掘出来。是的,因为发展水平不够,因为体制积弊所限,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的社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上演着这样那样的悲剧,让人愤怒,让人心碎,甚至,让人绝望。这都毋庸讳言。腐朽还在延续,但是爱的力量、善的力量、人性的力量在生长,在集结,不可遏制,或将汹涌澎湃到史所未见。这其实是中国的文艺复兴,人的解放人的崛起是它最响亮的主题。


所以,无须自暴自弃,怨天尤人。生在这样的大时代显然是幸运的。我们何不歌之吟之,舞之蹈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