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向辉的分享主义哲学

毛向辉,如果把这个名字输入Google大约有12200项查询结果,而用百度来搜索的话则差不多有32500篇相关网页。

曾经有很多的称谓加诸于毛向辉身上,如"商业计划最佳演讲者"、"坚定不移的e-Learning布道者"、"网志(Blog)专家"等等,甚至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北有方兴东,南有毛向辉"来形容他为中国博客第一人,虽然他从来不喜欢用"博客"这个字眼而只用"Blogger"。

毛向辉把自己的时间分配到研究开发、商业和社会工作等不同的领域,他是教育和学习技术研究者、软件架构设计师、科技产业评论员。而现在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维众创业投资集团(中国)有限公司(UCI)副总裁,从事专业的风险投资工作。几年下来,除了Blog方面的项目,他最得意当然也是最成功的,就是分众传媒,因为这家企业已经从零发展到即将实现IPO,上市新闻正沸沸扬扬。

为创新建立价值链

维众创业投资集团(中国)有限公司(UCI)成立至今还不到两年半,但在国内已经投资了12个项目。

作为UCI的副总裁,毛向辉一年之中要接触500多个投资项目,差不多每天都要谈1到2个项目。从数量和公司的情况上看,好象每个地方都有赚钱的机会,但"如果把钱撒到所有的机会上,结果可能就是每个机会都很难得到足够的成长空间。"

所以毛向辉的投资策略就是建立一个产业链,让投资的项目之间可以互相支撑,能够有相互的整合关系,让每个公司都有足够的成长空间,"创办创业孵化基地、发现投资项目、吸引委托投资基金",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价值链或者说是生态圈。毛向辉希望这能成为创业投资中一种新的成功模式。

毛向辉现在的计划是每年投资5-8个项目,不过他认为最好不要到8个,这样可以更集中精力。"因为项目一多,虽然看上去阵容很强大,但如果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帮助它,那对公司的管理、资源的利用和实际的发展可能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大部分风险投资首先都关注高科技领域,特别是IT领域,维众也不例外。IT项目差不多占了维众所投资项目的2/3。毛向辉认为,IT本身作为一个技术的前沿,它是时时刻刻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的,而且对技术的创新要求也比较高,因此可以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可能性就比较多。所以一家IT公司确实能在3到5年的时间里就变成一家上市公司,市值马上可以翻到一个天文数字。这正是风险投资喜爱这个领域的一个原因。

当然,除了IT领域,其他的高科技领域毛向辉也很关注。那些具有快速反应机制,具有创新的商业模型的项目是最让毛向辉感兴趣的。

关键要有创业精神

接触了很多各具特色的创业者和创业团队,但在毛向辉眼里,还没有看到过一个真正天然完美的创业团队,"他们有的确实有些优势,可能是技术,可能是管理,可能是营销,但只是在某些方面的观念比较强或做的比较好"。

不过毛向辉认为不完美是正常的,关键是这个创业团队必须具有"创业精神","很多团队都已经意识到他有一个创新的Idea,可能每天都很兴奋,完全投入到其中。我想这是非常需要的,如果一个团队没有这种创业精神,我们可能看也不会看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个创业团队必须要具有快速反应的能力和机制。"在创业方面,毛向辉有几条经典的理论,有一条就是"任何团队在创业的过程中总要把别人经过的错误完全走一遍。"

毛向辉认为这是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即使你怎么提醒他注意这些问题,他可能还是会去走一遍,体验一遍这种错误"。而有些团队就可以快速地去响应,认清自身的不足,并规避或解决这些问题,从而能够在市场竞争的过程中抓住先机。"快速反应,抓住先机,这就意味着能够成为市场领导者,而我们都知道市场的第一位和第二位的市值往往要相差两倍以上,从资本的角度来说,风险投资者当然先会去找第一位的团队来谈。"

建立游戏规则

风险投资者找到一个好的投资项目不容易,而与创业团队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也不容易。事实上,两者之间常常会产生孰强孰弱的问题。但无论谁强谁弱都对双方不利。所以在投资前,毛向辉会更多地与创业团队进行沟通,把一些原则先谈清楚,达成一个合作的基础。而在投资之后,实际上也就变成了双方共同去运营做好事情,因此必须要有一种密切的并具和谐性的合作关系。

毛向辉说过去风险投资商在投资之后,剩下的事情可能就是"Pray",即祈祷这个项目能够成功。而他则喜欢把创业投资看作是"Investment and Play",大家一起玩一个创业游戏。作为一个好的游戏,当然要有游戏要点。他认为这主要有三点:一是有一个基本的游戏规则大家一起去遵循;二是要有好的游戏内容,即所投资的项目本身要有创新和兴奋点;三是建立一个游戏的目标,即想要达到怎么样的一个结果。

所以毛向辉认为,首先是大家能达成一个共识,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去融合双方不同的观点。"对一些事情进行讨论乃至争论是必要的,但这应属于'建设性对抗',既要有不同观点摆出来大家讨论,又应该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去全力以赴。这几方面'玩好'的话,那么事情应该就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发展了。"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思路,所以迄今为止,毛向辉和所投资的创业团队的关系上都不错,而且项目发展也很顺利。

玩的就是心跳

很多人觉得风险投资商要对创业团队进行投资,肯定要比他们看得更准更远。但毛向辉觉得这并不确切。在他看来,一个创业团队本身的愿景可能更重要,即创业者本身对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方向的期望。

风险投资者当然也有一个愿景,这种愿景被毛向辉称为"元愿景","这也很重要。也就是说风险投资者要知道社会和市场的大体趋势是怎么样,但你无法确定在这个领域谁一定能够做成功,或者它一定能够在几年之内做的很好,所以我们是去跟创业团队去分享这个愿景。"

相对而言,创业团队其实比风险投资商更了解其本身所做的事情和相关的领域。所以毛向辉认为风险投资商必须要很好的"学习精神和学习态度","你如果只是朝南坐的话,也许就看不到很好的机会和项目,可能也不愿意承认团队的价值,所以这是从个人角度的一个考验。"

从公司角度来讲,毛向辉认为风险投资商必须要对一个创业团队是不是有能力,是否能成为市场潜在的领导者做出判断,这是一个最大的考验。因为这会导致一个最直接的结果---"或者赢利,或者就是失败输钱。"而这里面最大的难度就是,"如何让技术、创意,能够和创业团队所具有的背景、经验、管理、营销等观念全部整合起来。"

"还有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风险投资商要给创业团队足够的支援和支持。"毛向辉说在创业投资领域有一个很著名的"六个月死亡理论",即一个团队一旦获得投资以后,六个月之内不但没有做好,反倒可能会加速其失败。就象很多想法没有得到投资就无法进行证明,而一旦投资下去可能就会证明每条路都是行不通的。"所以在判断一些项目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问自己,是不是这些项目在没有钱的时候,就真的做不了。"

无论是学习态度,或者做出判断,还是去领会一个新的领域,以及在投资之后的管理支持等,毛向辉都有"玩的就是心跳"的感觉,有挑战,也有压力。

投资中国就是投资未来

毕业于上海交大的毛向辉曾就职于Intel,后来自己创业建立了易方软件公司,然后又成为一位专业的风险投资者。他觉得这样一个发展的过程对于现代人来说其实都可能会经历:"技术工作---管理---创业---投资"。

"也许是因为我正好有这方面的了解和兴趣,感觉管理一家公司还不够,满足不了胃口。所以做风险投资,这样可以投资更多的领域,可以去看一些价值是否可以发挥到最大化。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我从来没有设计过。正好是机缘巧合加上一些不错的合作伙伴的关系。"

毛向辉觉得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改变。现在他管理很多项目,其实还是会把原来管理自己公司时候的一些理念结合进来。过去他做一些专业性的工作,今天他还是对一些技术领域的东西感兴趣,包括发展趋势,对社会的影响,哪些会改变人们的行为或生活方式等。

对于未来技术,毛向辉比较关注的一个大的领域就是社会性软件(Social Software)和社会性网络(Social Networking),还有围绕社会性网络这种新技术所建立起来的新的商务模式。

他认为,互联网未来几年的变化,就是用户创建的内容会越来越多。今后的生产会分散化,用户是自己去发布内容,自己去创造内容。毛向辉准备将来投资十个这样类似的项目。

"我是挺理想化的一个人。对我来说,工作就是生活,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工作中的那种乐趣就是我在生活中想要追求的那种境界,就是希望很多事情能变得更美好。"

毛向辉总是预想未来可以更加完美一些,他更愿意自己的美好愿景能与他人进行交流和分享,所以他喜欢写"网志"。而在这点上又显出他的那份纯真出来,用其在网志上所写的话来说,"商业和网络中邪恶与正义并存,而'博客'这个名字因为某些人的滥用而令人反感,所以我是Blogger,一个喜欢分享、记录的普普通通的人,不是和黑客、骇客等并列的'博客'"。

分享同样是风险投资商和创业团队所需要的。毛向辉觉得中国风险投资商的圈子其实很小,"就这么大一个市场,这么大一个圈子,信息流转也很快,所以诚信很重要,没有做成功没有关系,但一定要让大家知道你是一个有诚信、有价值的一个人。"

"今天中国的创业团队,会通过各种关系来找我们。我们也不是随便去看一些项目,很多是通过社会性网络推荐过来,我们比较信任的或者是前端有过一定接触的。我们看到大部分的团队的创业意识都是比较强的,可以看到中国具有创业精神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所以我们跟国外的风险投资伙伴也一再的讲,中国人有创业精神的血液。维众理念就是'维聚众人智慧,投资中国未来'。"

对于未来,毛向辉认为"中国的创业团队在这些方面可能还需要四到五年的磨练,第一轮有些磨练已经出来了。但我觉得可能还需要经历一到两次的波浪,才可能会有一大批成熟的团队。风险投资组合进去,有一些成熟的经验和想法,成功的机会就会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