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周的牛津热词开始,我们将列出世界各地刚刚公布的一些年度词汇,我想,你们也许已经注意到了一些。

牛津热词:澳新双重国籍

Kwaussie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双重国籍人

澳大利亚国家词典中心(Australian National Dictionary Centre,ANDC)选择Kwaussie为其年度词汇。根据ANDC博文中的定义,Kwaussie是指“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双重国籍公民,或是生活在澳大利亚的新西兰人,或是有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两个血统的人”。

该词混合了Kiwi和Aussie两个词,它们都是口语词汇,分别指新西兰人和澳大利亚人。根据《牛津英语辞典》(简称OED)的记录,这种口语用法至少可以追溯至1910年代。Kwaussie也有几种变体,包括Kwozzie和Kwozzy,而大小写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ANDC首次发现Kwaussie是在2002年,援引自新西兰一家报纸描述演员罗素•克劳(Russell Crowe)时,称其为a 'Kwaussie。但这一词汇直到2017年才更为知名,并流传开来。该词用于描述一些澳大利亚政客,尤其是副总理Barnaby Jones,称他们还持有新西兰公民身份。澳大利亚法律禁止双重国籍人员入公职,这引发了对Kwaussie的争论。

Tribal 部族式的

来到美国,知名的语言学家Geoff Nunberg也为政治生活选择了一个2017年度词汇。他在电台节目《Fresh Air》中解释道,“当下的流行语也就是说美国政治已然变成‘tribal’。这并非一个新意,但无论这个词还是其他的,它们都是我们大多数政治顽疾的通用诊断法”。

“人们以不同的方式使用tribal一词消除某些差别,如团结和盲目忠诚于某群体之间,原则性的关注和反射性的愤怒之间,以及大脑皮层和脑干之间。”

— Geoffrey Nunberg (@GeoffNunberg) December 6, 2017

由于单词tribe唤起一种“更为原始的社会水平”和“恐惧和愤怒的原始情绪”,Nunberg认为,美国人正进一步部族化,而tribal标签的真正危害在于它正盲目地去合法化。

Nunberg说到tribal一词表示“群体忠诚”的使用并非新意,这是对的。在OED的记录中,该词义的首条引文源自政治理论家Hannah Arendt于1951年发表的《Burden of Our Time》文章:“Tribal nationalism always insists that its own people is surrounded by ‘a world of enemies’, ‘one against all’”。

文章编译自以下英文原文的部分内容:

点击阅读原文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牛津辞典(微信号:OxfordDictionaries)以及微博:@牛津辞典微博

牛津热词:澳新双重国籍

(来源:牛津辞典 编辑: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