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英语编者按:乔治·戈登·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 1788—1824),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主要作品有《东方叙事诗》,《哈罗尔德游记》,《威尼斯颂》,《但丁的预言》等。

拜伦一生为民主、自由、民族解放的理想而斗争,他的作品具有重大的历史进步意义和艺术价值,他未完成的长篇诗体小说《堂璜》,是一部气势宏伟,意境开阔,见解高超,艺术卓越的叙事长诗,在英国以至欧洲的文学史上都是罕见的。

When We Two Parted这首诗,回忆了与爱人分别的情景和感受以及后来的心情。诗中,诗人情感真挚,毫不矫揉造作,真情动人。“In silence and tears”的重复,不仅使全诗前后照应,浑然一体,而且强化了过去和将来不会更改的气氛;另一方面,诗人运用较短的诗节和众多断开的句子,暗示出他的难以压抑的、无法平静的痛苦心境。

22.jpg

When We Two Parted

BY George Gordon Byron

When we two parted
In silence and tears,
Half broken-hearted
To serve for years,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
Colder thy kiss,
Truly that hour foretold
Sorrow to this!
The dew of the morning
Suck chill or my brow
It felt like the warning
Of what I feel now.
Thy cows are all broken,
And light is thy fame;
I hear thy name spoken,
And share in its shame.
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A knell to mine ear;
A shudder comes o’er me
Why wert thou so dear?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
Who knew thee too well:
Long, long shall I rue thee,
Too deeply to tell.

In secret we met-
In silence I grieve,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
Thy spirit deceive.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想当年我们俩分手

卞之琳/译

想当年我们俩分手,
也沉默也流泪,
要分开好几个年头
想起来心就碎;
苍白,冰冷,你的脸,
更冷的是嘴唇;
当时真是像预言
今天的悲痛。

早晨的寒露在飘落,
冷彻了眉头——
仿佛是预先警告我
今天的感受。
你抛了所有的信誓,
声名也断送:
听人家讲你的名字,
我也就脸红。

人家当我面讲你
我听来像丧钟——
为什么我从前想象你
值得我这么疼?
谁知道我本来认识你,
认识得太相熟:——
我今后会长久惋惜你,
沉痛到说不出!

你我在秘密中见面——
我如今就默哀
你怎么忍心来欺骗。
把什么都忘怀!
多年后万一在陌路
偶尔再相会,
我跟你该怎么打招呼?——
用沉默,用眼泪。

从前我们俩分手

查良铮/译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我们忍不住心碎;
你的脸冰凉、发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痛。

清早凝结着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觉仿佛是
对我此刻的警告。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一声声有如丧钟;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呵,熟识得太过了-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你我秘密地相会,
我又默默地悲伤,
你竟然把我欺骗,
你的心终于遗忘。
如果很多年以后,
我们又偶然会面,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昔日依依别

陈锡麟/译

昔日依依别,
泪流默无言;
离恨肝肠断,
此别又几年。
冷颊何惨然,
一吻寒更添;
日后伤心事,
此刻已预言。

朝起寒露重,
凛冽凝眉间。
彼时已预告:
悲伤在今天。
山盟今安在?
汝名何轻贱!
吾闻汝名传,
羞愧在人前。

闻汝名声恶,
犹如听丧钟。
不禁心怵惕,
往昔情太浓。
谁知旧日情,
斯人知太深。
绵绵长怀恨,
尽在不言中,
昔日喜幽会,
今朝恨无声。
旧情汝已忘,
疾心遇薄幸。
多年离别后,
抑或再相逢,
相逢何所语?
泪流默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