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溺亡被救者竟称“关我屁事”  老板悬赏寻冷血被救者

3日,27岁的娄底小伙子邓锦杰跳入孙水河中抢救落水人员,落水者被救上岸后漠然离去,连声谢谢都没说,邓锦杰却溺水身亡。昨日,邓锦杰生前所在公司的老板晏建伟带头(take the lead)拿出1万元悬赏,希望市民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帮助寻找被救者。晏建伟说,“只希望被救者能现身(make appearance),说一声谢谢。”

捐款 希望被救者现身道歉。

晏建伟是邓锦杰生前所在公司的老板,在娄底经营一家藏獒(Tibetan Mastiff)园,和邓锦杰相识8年多,“与其说我是他老板,不如说我们是兄弟。”晏建伟说,邓锦杰在藏獒园工作了两三年,后来晏建伟建议他自己喂狗驯狗(dog feeding and training),“我没把他当竞争对手”。其间,邓锦杰时常去藏獒园帮忙。在晏建伟眼里,邓锦杰天生坦诚。

救人溺亡被救者竟称“关我屁事”  老板悬赏寻冷血被救者

得知邓锦杰因救人溺亡,而被救者一声不吭(as mute as a mouse)就走了,晏建伟感到气愤,他一直试图说服自己(convince himself):对方或许只是不知情,并非故意,或许是去了外地。“我带头拿出1万元寻找目击者(witness)”,晏建伟说,圈内不少朋友响应,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几天过去了,被救者迟迟没有现身。

“相信被救者会主动站出来”,晏建伟说,他与邓锦杰的家属沟通过,他们并不要求对方赔偿什么,只是希望邓锦杰的救人之举是值得的,“说声谢谢并不难,也好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家属 想让小杰走得明明白白

在娄底市殡仪馆(funeral parlor),邓锦杰的姐姐邓秋琼正忙着处理弟弟的后事(funeral)。父母忍受不了中年丧子的悲痛卧病在床,邓秋琼抽泣着,接待前来吊唁(condole)的亲朋好友,“我不能倒下,要不然谁来送弟弟。”

“希望他们能站出来,给弟弟上炷香,道个歉。”邓秋琼说,他们不要求对方赔偿什么,被救者的行为确实让她觉得很矛盾,“弟弟的做法到底值不值?”邓秋琼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目前,邓秋琼一家人沉浸在悲痛中,“怕爸妈轻生(commit suicide),我一度不敢离开家。”邓秋琼说,晏建伟悬赏是希望能够找到目击者提供有价值的线索找出被救者,“我知道他们是想让小杰走得明明白白。

“当你们救了别人,别人不道谢就离开,你们会怎么想?”邓秋琼说,他们一家不要求什么,不需要物质上的赔偿,“希望能说清为什么漠然(indifferent)离开、为什么不能打个120再走。”

声音 九成市民赞同悬赏找人

邓锦杰救人后溺亡的事在娄底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bubbling with noise),市民在钦佩小伙子英勇善良的同时,对被救者的漠然离开嗤之以鼻(sneer through one's nose)。对于悬赏寻找被救者,记者作了随机(random)采访,九成市民对此表示赞同。

市民曹先生说:“一命换了三条命,被救者应该懂得换位思考。”他觉得不管有什么理由,逃避是不现实的,“逃避会受到良心(conscience)的谴责”。市民王先生则提出了猜测,“或许他们有急事离开了娄底?”王先生说,人心都是肉长的,相信获救者不会如此冷漠,“我们不能一味地埋怨指责,或许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沪江小编】

人心都是肉长的,说句感谢就那么艰难么?英雄沉没在冰冷的河水中,被救的你们就一点点都无动于衷?若非那个炙热的灵魂挺身而出,沉寂河底的就该是你们,“关我屁事”,冷漠离开,这和谋杀又有何分别!也许正是因为奉献得不到认可,热血和英雄的影子才会在历史长河中渐行渐远,消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