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节目中的热词、混合新词等并非全部语言流行趋势,还有一种热潮是使用那些“难以翻译”的词汇,例如丹麦语中的hygge,冰岛语中的þetta reddast,瑞典语中的plogging,lagom和döstädning。看来我们的英语爱好者们无法抗拒来自斯堪的纳维亚人们的生活风格和那些北欧人所拥有的有趣的、不可译的单词。

牛津热词:一人宅家喝大酒

hygge:发音近似“hoo ger”,表示一种友好的、温馨的生活方式,一种舒适满足的状态。

þetta reddast:发音类似“sata lados”,意思相当于 “it’ll work out”,表示一种乐天的性格,与中国俗语“车到山前必有路”近似。

plogging:成为风靡全球的一种环保新风潮。在你加入慢跑大军的时候,是否想到一边跑步一边做点什么。Plogging源于瑞典,指人们在慢跑时捡拾塑料垃圾,而你需要的只是随身增添一个垃圾袋。

lagom:瑞典的中庸之道,一种知足的心态。这种生活提倡人们能更认识自己,适度工作、适度放松,不过度逼迫自己,让心情处于平稳的中间值。

döstädning:在瑞典语中,这个词的意思是整理遗物,其中的dö,意思是“死亡”,städning是“清理”。瑞典作家玛格丽塔•曼努森在出版的《死前断舍离》书中阐释瑞典的极简晚年美学。她指出,这个字跟年纪或死亡未必相关,如果你用心彻底地把房子打扫一遍,扔掉一些东西,让你的生活多点轻松,环境少些拥挤,就是做了döstädning。即使是30多岁的年轻人,也可藉由整理自己的“遗物”,重新思考面对自己的人生。她认为,提前清理遗物并不悲伤,反而会带来更多的美好故事。

前不久,引发一定媒体风潮的是päntsdrunk,它取自芬兰语中的kalsarikänni,表示“穿着内裤独自在家喝酒”。就如字面意思,你可以一个人宅在家里,脱下外衣裤,打开最爱看的电视剧,开上瓶冰啤喝起来。

芬兰作家米斯卡(Miska Rantanen)在其新书《Päntsdrunk: The Finnish Art of Drinking at Home. Alone. In Your Underwear.》中阐释了这种kalsarikänni哲学。米斯卡称,kalsarikänni/päntsdrunk最初是芬兰人们在冬天的一种生活方式,在冒着外面的阴冷回家后好好招待一下自己。

其实英语中已经有一个方便的对应单词:me time(自我时间)。不过,我还是觉得päntsdrunk听起来更精彩。

文章编译自以下英文原文的部分内容:

点击阅读原文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牛津辞典(微信号:OxfordDictionaries)以及微博:@牛津辞典微博

牛津热词:一人宅家喝大酒

(来源:牛津辞典 编辑: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