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是继美国之后大规模地把新闻教育列入大学专业设置的国家。早在1902年,金斯顿女王大学举办主题论文竞赛“大学新闻教育怎样造福新闻业”,新闻教育即被提上日程。目前,加拿大全国70多所综合性大学中,约有一半以上开设有新闻系或传播系课程。

卡尔顿大学创建于1942年,地处渥太华,是加拿大著名的综合性公立大学。1945年,卡尔顿大学就开办了新闻学本科专业。半个多世纪来,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因其悠久的历史和卓有成效的新闻传播教育,而享有“加拿大新闻教育的超级市场”之称,同时也被公认为是“迄今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新闻系”。因此,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新闻教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加拿大新闻教育的水平。

本文通过研究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网页资料及其他相关文献,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我国新闻院系可以从该学院借鉴的办学理念和做法。

培养负责任的新闻从业者

在社会关系日益复杂,媒体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新闻院系若是仅仅培养及时报道新闻的从业者,早已经不符合时代要求。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主要招收:新闻学、传播学本科生和硕士生;传播学博士生,目前有900多名学生在校就读。卡尔顿大学新闻学本科培养目标是:着力于为新闻媒体和相关职业培养负责任的从业人员。新闻行业提供了一种在最终期限的压力之下协同工作的极具挑战性的工作环境。这种职业要求学生掌握以下能力,比如:快速寻找相关资讯,阐释发现,以及清晰、简练和从容不迫的自我表达能力。新闻行业崇尚真实的好奇心、健康的怀疑主义精神以及批判性思维,同时拒斥犬儒主义和陈规偏见。至为关键的是,它提供了一种成长性的环境,有利于那些对工作充满着强烈责任感的记者的诞生,不论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是报道发生在一个小社区中悲惨的死亡事件,还是报道遥远地区交战地带的紧张局势。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新闻教育目标更为强调“一专多能”等应用技能。就一些知名新闻院系的办学理念来看: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强调基础,注重实践”;清华大学以“素质为本,实践为用,面向主流,培养高手”;中国传媒大学“依托广播影视事业,多层次,多规格,多样化,开放式办学,加强多学科兼容和交叉渗透”。这些著名院系大都强调专业技能的培养,对学生胜任新闻工作至关重要的反思和批判的职业精神,通常不太提及。

世界著名传媒院校哥伦比亚新闻学院在2003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应付新闻行业正在遭受商业和其他利益支配的一个办法是:让新闻业具有更坚定的标准和价值观,以便使新闻工作者有一种天生的抵抗力。大学应当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必须担负起更多的责任,通过更好的新闻教育课程体系和发展研究能力,来履行服务公众利益的责任。

英国伦敦大学金匠学院媒介与传播学系主任Angela Phillips教授指出:如果受众对新闻失去信任,记者将失去在社会文化中的核心地位。而这种信任正在受到侵蚀。随着煽情主义替代了客观报道,西方民主社会的民众正在逐步背离新闻媒介。如果西方社会的媒体要重拾大众的信任,并在新增市场中被推进,新闻业就必须在内容和形式间求得平衡,而此平衡的取得必须从新闻教育内部开始。与之类似的是,由于“理想和伦理教育缺失,毕业生缺乏应有的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在媒介商业化和娱乐化的浪潮席卷之下,中国媒体的公信力也越来越受到受众的置疑。因此帮助学生树立反思和批判精神,新闻院系责无旁贷。我国传媒教育专家郑保卫教授也曾呼吁:“新闻教育说到底应该是一种新闻素质、素养和专业理念的教育,而决不仅仅只是一种技能、方法和应用知识的教育。”

笔者认为,强化新闻专业学生的职业精神,不仅是使新闻行业免遭商业和其他利益支配的一个途径,同时也是使新闻专业学生在就业市场上免遭淘汰,凸显其学科背景,以自成一体的专业精神超越其他学科学生,并献身公共利益的一个有效通路。目前全国设立新闻院系的大学已经达到300多所,在教育部备案的专业点达到661家,在校学生达10万人以上。新闻学已经升级为一级学科,越来越成为一门“显学”,在这种情势下,更加有必要将培养具备反思和批判精神的新闻从业者提上我国新闻学教育的日程。

重视通识教育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教授James W. Carey曾撰文指出:新闻学的学术来源应该根植于人文科学和人文类的社会科学中。新闻应该与政治联系,这样才能理解民主生活和民主机构;和文学联系,这样才能提高语言和表达能力,并深刻理解叙述的方式;和哲学联系,由此确立自己的道德基准;和艺术联系,这样才能捕捉到完整的视觉世界;和历史联系,在此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的意识和直觉。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除开设基本的新闻课程外,也同样重视帮助学生奠定扎实的大学教育和学术熏陶的基础。新闻学教育课程笃信:受过严格新闻教育的记者应当理解新闻媒体是受历史、组织、经济以及社会逻辑作用的一种公共机构。因此,培养相关的人文素养不可忽视。在四年的新闻学本科教育中,大约一半以上的课程来自于新闻学专业课程之外。新闻专业的学生需要掌握的全部课程中至少1/4来自其他领域或学科的知识。那些对经济新闻感兴趣的学生最好在斯普瑞特商学院选择辅修;有志于文艺新闻的学生也可以在艺术和文化学院选修课程;新闻专业的学习几乎可以和这所大学中的其他任何领域相衔接。这些学科推出了联合荣誉学位,获得该学位的学生需要完成新闻本科专业和其他学科,比如历史、政治或者英语(Q吧)专业的必修课程。

我国新闻学教育虽然已经越来越认识到“培养复合型人才”、“宽口径,厚基础”的重要性,但是就尊重学生自主选择这一点来说,还不尽如人意。基本上,每学期的必修课和选修课,一般主要是在本院系课堂开展,所以,有些非本院系课程还是由本院系老师主讲。可以想见,并非专业出身的新闻专业教师,一面自学一面把刚刚学到的社会学、经济学、法学知识“现学现卖”给学生,这样的教学效果又能好到哪里去?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鼓励学生去本院系以外的课堂听讲,同时推出了历史、英语、社会等专业的联合荣誉学士学位,这种院系之间的交流和融合,对于开拓学生思维以及知识面来说,效果自不待言。长久以来,我国业界人士一般认为新闻专业学生在媒体工作后,通常上手快,但是后劲不足。新闻专业毕业生能干的工作,中文、哲学、历史、法律、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同样能干,而且在媒体中更受欢迎,因为他们更有后劲。新闻专业学生参与第二专业辅修,将从一定程度上改变新闻专业学生知识结构偏狭,从事新闻工作后劲不足的困窘。

学生自办面向社会的媒体

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十分重视对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与新闻机构联手合作开设了覆盖全国的实习项目。这些实习项目主要是针对三、四年级学生进行的一周到三周的新闻实践,诸如到CTV新闻、TSN、 CANWEST新闻、探索频道、加拿大地理杂志等媒体进行实习。此外,校内媒体从一开始就成为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锤炼新闻操作技能的练兵场。这些媒体主要是:(1)首都新闻在线,一档赢得赞誉的在线杂志,由新闻学专业本科生和研究生(Q吧) 协同工作,创作有关加拿大政府事务的新闻故事;(2)Catalyst在线,学生在自然科学报道研讨会方面志愿工作的一个集纳;(3)《城区新闻》,一份广受好评的社区报纸,拥有17000份发行量,是渥太华-卡尔顿地区最大的社区报纸之一;(4)卡尔顿新闻电视台,放映的内容从创作到生产,都是由新闻专业学生作为所学课程的一部分来加以运作。不仅仅播放局限于学生题材的新闻;(5)《星期三》,是学生们自办的广播节目;(6)《渥太华视线》,由商业与财经新闻班的四年级学生创办的一本出版物。

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认为:在新闻专业的低年级阶段,学生的课堂作业主要是对教授负责,不过,步入高年级,学生所创造的一切都应该以现实生活中的受众为取向。所以,我们发现卡尔顿大学的学生自办媒体虽然置身校园,但是首都新闻在线、《城区新闻》和卡尔顿新闻电视台却主要针对社会受众,有些传媒工作室还负责对真实的雇主提供摄制纪录片等服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大大提高了媒体本身对新闻质量的要求,抛却了校园媒体常见的学生味,使得学生从业人员更能直面社会接受考验和磨练。我们国内许多新闻院系也开设了由学生自办的新闻机构,但目标受众一般仅仅指向本院系或者本校学生。虽然这些媒体也能从策划、采访、写作、出版或播出等方面锻炼学生能力,但是在采访领域、采访对象、媒体成熟度、辐射范围以及发行模式等方面都与社会化媒体有一定差距,纯校园的学生记者编辑还缺乏必要的受众意识、竞争意识和市场意识。因此,我国新闻院系在培养学生实践能力时,除了支持学生积极参与实习,还应鼓励学生自办面向社会的校园媒体,帮助学生在校园内就能早日适应现实生活中媒体的日常运作规律。

参考文献:

①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网站 [EB/OL],http://www.carleton.ca/jmc

②陈凯:《加拿大的新闻教育》[J],现代传播, 2006年第4期

③蔡帼芬:《加拿大媒介与文化》[M],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④黄晓南:《加拿大新闻教育的发展及特点》[J],国际新闻界,1997年第3期 (作者为上海大学影视学院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