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驻华官员称,莫瑞迪安集团在开曼群岛注册,总部设在中国。(资料图)
澳大利亚驻华官员称,莫瑞迪安集团在开曼群岛注册,总部设在中国。(资料图)

  还差两周就毕业

  小黑今年22岁,高中毕业后工作了一年,去年才到澳大利亚,在莫瑞迪安酒店管理学院学习了一年。谈及当初出国的愿望,小黑说想移民当然是目标之一,此外他对厨师这一行感兴趣,希望可以学到好厨艺。和小黑情况相近,在这几间倒闭的职校学习的中国学生多数都是高中、中专毕业生,英语一般,移民是他们赴澳学习的最高目标。

为扩招学生,莫瑞迪安学校曾斥资改建教学设施。
为扩招学生,莫瑞迪安学校曾斥资改建教学设施。

  “可怜我们又要打工,又要上学、写作业、考试,学校说倒闭就倒闭了。”小黑还差两周就能拿到三级厨师证,这是澳大利亚所谓技术移民加分的依据。小黑和一帮同学处在焦虑之中,总感到毫无依靠、缺乏援助,“上周开会时,他们(校方)就欺负我们英语不好,用极快的语速讲话。”小黑说,学校后来发了封邮件,大意是说接下来几周会安排学生到另一所私立学校念书,把剩余课程念完。“但学校只是说有机会,究竟会怎样谁也说不清。”

  小黑说,他们对澳大利亚的私校都失望极了,有些同学希望可以转到公立学校念书,毕竟有保障。“但公立学校都卡得很严,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过去;私校容易过关,所以我们也一直在犹豫。”小黑说。除了能不能转校,同学们也担心是否要再缴费,他们当然希望不要再缴费,而且他们也都不愿意妥协。

  阿黄说,学校的倒闭毫无预兆,学生们一直在按时上学放学。小黑则说,这件事连老师都不知情。“那天(11月5日)下午学校通知老师去开会,直接宣布学校倒闭了。学生们则收到一封邮件,让学生们耐心等待一周,会有相关的安排出台。”十多天过去了,小黑和同学们得到最新的消息是,他们将在几天内被安排参加三级厨师证考试。

  小黑说,直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完成了学校所要求的作业和实践,只剩下最后一场关于三级厨师证的考试,本来只要通过最后一次考试,就能顺利毕业了。但学校突然倒闭,即使他们成功转学,新的学校也会有新的制度,到时通过了考试也未必能毕业。他们最怕的是要重新再读,“(所花的)时间、金钱……”一想到这些小黑就忍不住叹气。

  小黑说,他是通过中介知道莫瑞迪安的。“这所学校还是挺有名的,对学生要求也严格,课程都针对移民条件。只是没有想到它会倒闭。”他说,学校要求出勤率达到80%,否则就会发警告信。他并不认为自己此前是“盲目选择”,相反这所学校设定的课程确实适合移民,如果没有发生倒闭事件,他还是很有机会完成澳大利亚梦的。

  中远国际留学机构的资深顾问路远说,近来破产的几家学校非但不是“野鸡学校”,之前还挺热门,受到不少广州初高中留学生的欢迎。这几家学校同属澳大利亚全球校园管理集团下的教育机构,属于职业教育学院,学生攻读的课程比较类似于职业高中或预科。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学院不是大学,不属于高等教育,而是单独一类。澳大利亚的职业教育学院有两类,一类是公立学院(即TAFE学院),另外一类则是类似莫瑞迪安的私立职业教育机构。

  这些私立职校主要培养澳大利亚紧缺职业人才,因此学生毕业后也比较容易找到工作。某种程度上说,获得TAFE证书或私立职院发放的“继续教育文凭”的学生,往往比大学生甚至研究生还吃香。而且职校对学生的基础要求不高,国内的学生初中毕业后就可申请,入学门槛相对低,吸引了相当多学生报读。广州申请此类留学的学生不少,很多是在国内读完初中或者高中,想出国学一门“国际技术”的,也有不少是工作后重返学校“充电”的。

  近年澳大利亚放宽移民政策,推出了技术移民项目。留学生毕业后如果符合技术移民的基本条件,就可申请移民,因此不少有移民计划的人都会选择攻读职业教育作为“跳板”。职业教育课程的文凭得到澳大利亚、美国、IUA(国际大学联盟)和英联邦国家的认可,即使无法申请技术移民,在许多国家都还能作为一种谋生手段。路先生说,拿到TAFE文凭或考取厨师证等技术证书的留学生如果回国发展,其学历大概相当于专科或者职校,并不具备太大的学历优势,国内很多用人单位一般都将其视为一门手艺,“而且基本上申请这些学校的学生都是为了移民的,也不会回来。”

  在移民热中扩张因政策收紧破产

  “在别人看来,出国留学很享受,但是我们是有苦说不出啊。”小黑说。他每年要交的学费是7.8万人民币,生活费每月大概要4800元人民币。要努力念书还要拼命打工,打工就是在餐馆里做帮工,对小黑来说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赚取生活费,第二是获得学校要求的专业实践。

  小黑说,当初经过一番挑选才定下这所课程跟移民紧紧“挂钩”的学校。但现在从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来看,想要在澳大利亚取得“身份”(移民资格)确实越来越难了。“现在澳大利亚移民提高了要求,批出来的几率很低,我们除了要拿到厨师证,还需要雅思考四个6分,取得900小时相关工作经验”。最重要的是,现在起要两年后才可以批。也就意味着他们毕业以后,即使满足了所有条件,还要找个学校来延续签证,这意味着每年还要再花至少1万元澳币(约6.3万人民币)的学费,两年后才能提出移民申请,到时还要看澳大利亚政府批不批准。

  小黑对澳大利亚仍然心怀喜爱。他认为这是个养老的好地方,风景优美,空气清新。而学校倒闭,无疑让他的前程蒙上阴影。“我们一直拼命打工读书,现在又让我们的将来更加不确定。”他告诉记者,他有亲人在爱尔兰,当初舍弃爱尔兰,就是被澳大利亚的移民机会吸引。“如果回到当初,也许我不会来澳大利亚了。”小黑说。

  实际上,正是因为有大批像小黑这样渴望通过读私立职学后技术移民到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近年来澳大利亚的私立职校狂热扩张。澳大利亚目前约有200多所职业教育院校,其中绝大多数是私立的。公立的TAFE和私立的职业教育院校,最大的区别在于资金来源不一样。

  过去几年,澳大利亚的私立职校专门开设厨师、西点师、图形制作等适合国际学生就业与移民的职业课程。读完这些高加分的紧缺专业后,中国学生移民澳大利亚颇为容易。为了吸引更多国际学生入读,澳大利亚一些私立职业教育机构疯狂扩张,投入大笔资金改进学校的基础设施供更多学生学习。阿黄说,他所在的莫瑞迪安国际酒店管理学院近年就曾耗资100万澳币(约630万元人民币)在学校本部建了大型厨房,方便学生实践。学校每年有4次入学时间,设置“灵活”的入学时间就是为了招到更多国际生。据了解,全球校园管理集团旗下的5所院校有9个校区,在读学生约有3400人,其中以中国学生和印度学生为主,澳大利亚学生只有150人左右。

  受经济危机及2007年下半年开始收紧的移民政策影响,读了这些课程的学生不再那么容易通过移民申请,澳大利亚的职校热在中国及其他国家都降温,很多留学中介在推荐这些学校时都谨慎了不少。学校的招生面缩小,资金链紧张,财政困难也随之而来,导致了全球校园管理集团的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