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师益友——我和《英语世界》的故事

分享到:
01-06  作者:  来源:

【编者按】

这是一位资深读者的来信,讲述了他与《英语世界》结缘的前前后后,字里行间充溢着他对杂志的深厚感情……人与人相识相知是缘分,与物相遇相依何尝不是如此……不知有多少读者的人生旅途有《英语世界》陪伴左右,又有多少读者的人生故事因《英语世界》而精彩纷呈,只愿有缘人能从中找寻到自己的那一方净土。祝愿所有的读者朋友新的一年心想事成,达成小目标,迈向大成就!

相识——情有独钟

初识《英语世界》是在大学图书馆阅览室。那时因家境贫寒报考了军校,入伍入学后被分配学俄语。在阅览室,不少英语专业的学员饶有兴趣阅读的小开本杂志吸引了我的眼球。难以割舍的英语情结驱使我去一探究竟。喔,《英语世界》!那时尚又不失典雅的装帧、新颖又别致的双语编排、精英云集的编委阵容,足以使之在如林的外语类期刊中鹤立鸡群。初次接触就爱不释手,以后得空常常翻阅,同时期盼《俄语世界》早日诞生。

相交——亦师亦友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俄语世界》没盼来,我却因健康原因,在1983年脱下军装惜别战友。不想让父母担忧给家里添麻烦,暗自决定不进父亲单位,自谋职业。感觉良好的我以为军校背景,又会外语,找个好单位应该问题不大。很快冷酷的现实狠狠teach me a lesson。因属三无人员:无毕业文凭,无国家干部身份,无关系门路。求职之旅变成了自取其辱的体验。频遇拒绝,叠遭冷遇,嘲笑挖苦更是家常便饭,三个月奔波一无所获。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心有不甘地进了父亲所在的中学,当上了勤杂工,进修之路也受制于编制被堵上了。那些灰暗的日子里,莱蒙托夫的诗句时时萦回脑际。因病退学退伍,已使我痛苦万分;不公的待遇,叫我忿忿不平;领导的冷漠,犹让我心冷意寒;荒唐的规定,更令我无奈崩溃。命运无情地关闭了我通往光明未来的大门。

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命运在我对现实心灰意冷,对前途迷惘绝望的时候,为我打开了一扇门——1984年春,湖北省开始实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和一扇窗——《英语世界》。那时正好我被调配到校资料室负责收发书刊和图书借阅。久违的《英语世界》成为我的工作对象。我紧紧抓住命运之神抛来的橄榄枝,全身心投入到英语专业的自学考试中。三年没怎么摸英语了,大专起点,全程自学,对能否过关、能否坚持,周围不乏质疑嘲讽,我自己也忐忑无底。在我犹豫彷徨之时,《英语世界》给了我坚定而持久的支持。也许机缘巧合,我校资料室从1984年起开始订《英语世界》,而《英语世界》从1984年起新开设了“答问”栏目,许孟雄老先生主答。就连我最爱的英语词典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也和《英语世界》有渊源。当年在军校听到的第一次讲座就是《如何使用英语工具书》,主讲人重点推介了该词典,他就是日后成为《英语世界》顾问的姚乃强教授。主持人对姚教授赞美有加,我记忆最深的是姚老当年炒菜时也卷不离手,一边炒菜一边看书,常常把佐料张冠李戴。

有人说窗子是房屋最迷人的镜框,季节变换着镜框里的风景。我要说《英语世界》为我命运大厦开启的是知识之窗:“识途篇”“答问”既从英语语言专业宏观方面指点迷津,又在微观方面解惑释疑,没有“秘籍”的噱头,拒绝“速成”的不实。它还是文化之窗:“海外掠影”“海外飞鸿”引导读者云游五洲四海,穿越上下几千年,辨析中西文化差异,开拓学习视野,没有偏见歪曲,拒绝崇洋媚俗它更是心灵之窗:“名著缩写”“文苑”带读者聆听业界泰斗的教诲,与文学大师隔空沟通,与大师笔下的人物穿越对话,痛苦无助时向他们倾诉衷肠,没有哗众取宠,拒绝精神污染。

我时常怀念那些攻读《英语世界》的日子。盛夏清晨,到汉口中山公园小河边、滨江公园长江畔,伴着流水的韵律,或大声朗读《英语世界》的美文,或沉吟默诵诗文绝句;隆冬寒夜,在宁静校园的操场上踏着积雪漫步,回味作者的奇妙开头或意味深长的结尾……《英语世界》不仅教我掌握外语学习之技——听说领先,阅读支撑,文化引领。助我自考一路过关,奋勇前行,从1984年至1987年通过大专阶段科目考试,获专科毕业文凭,1988年至1999年通过本科阶段科目考试,毕业论文答辩,获本科毕业文凭。《英语世界》更让我领悟人生处世之道——只要坚持精神的重整,坚持精神的出发,纵然病魔缠身,学业中辍,遭遇不公,终有苦尽甘来的一天。风雨过后是彩虹,在与命运的不断抗争中,我的“身份”也一次次转换,从烧开水、收发报刊的勤杂工到外企的译员,从政府机关的文员到国际机场的管理者。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心态平和淡定,性情乐观开朗。感激痛苦让我觉醒,感激失败让我接近真理,感激失去让我懂得了珍惜,感激坚持让我取得了成绩,更要感激我无言的导师、忠诚的契友《英语世界》——20年漫长艰辛的自考征程上,始终伴随左右。

相依——不离不弃

有人说,有机会实现梦想让人生变得有情趣。知天命的我没有高大上的梦想,我生活的意义诚如我的QQ签名——一个中心:健康快乐!两个基本点:遇事潇洒一点,遇事过得充实一点!离开外企,自考结束后,使用英语的机会大为减少,但对《英语世界》热情依然,收藏、阅读《英语世界》已然成为我生活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为“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从1987年离开工作3年的中学至2007年,通过邮购、订购、零购,20年间基本集齐了创刊以来的《英语世界》。随着期刊与日倶增,存放成了问题。2007年夏,结束了两年借住过渡的日子,从汉口近郊的姐姐家搬到武昌中心城区自己的新家。乔迁之喜自不待言,美中不足的是,因新房不大,不得不委屈与我共患难的老朋友《英语世界》,将这两百多册的大家子及部分邮品留在姐姐家继续“蜗居”。朝夕相处时不觉得,一旦分开难免牵挂。每月都要抽空看望,除除尘,通通风。天气变化时会提醒姐姐及时关窗、拉窗帘,避免雨淋或阳光直射。

是订购还是自购也是个问题。单位订购取刊方便,每期不落,但品相没有保证;自购可以选择,但忙起来常常忘记购买,来回跑路,耗时费力。一个偶然的机遇让我不再为此纠结。2012年夏的一天,到汉口航空路邮局报刊点买《英语世界》,营业员说已售罄,见我大汗淋漓正欲失望而去,就主动提议让我留下联系方式,她问问库房还有没有,如果能调到,便通知我去取。大约一周后,我接到了取刊通知。面对我的一再致谢,她淡然地告诉我,附近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的许多老师学生都是《英语世界》多年的读者,期期不落,对此她很理解也很赞赏。美女营业员这么善解人意,我趁机“得寸进尺”地提出,在她那里订购,书到了挑本品相好的留着通知我去取。她没有拒绝我的“无理”要求。这一订就是3年,2014年追随门店搬到汉阳也没中断。从那时起《英语世界》随我三镇行走,汉阳取刊,武昌阅读,汉口保存。

至此,购买、存放已不再是问题。收齐缺失期刊成为我的心愿。工作之余常到分布武汉三镇的古旧书店、书摊、高校自发跳蚤市场、文物市场寻觅,外出公干或旅游也不放过淘宝的机会,另外还恳请武汉外国语学校的同学和军校的战友相助。2011年11月,在无锡观看亚洲邮展期间,抽空逛了该市的古旧书店,一店员见我待了好几个小时,仍两手空空,便问我的需求。我告诉他想要早期的《英语世界》,他建议我到苏州的总店去看看,估计有戏,于是我改变行程不回老家宿迁,直奔苏州古旧书店。进店后快速浏览,一层和二层经营古籍、碑帖、工具书之类。三层是古旧书刊,不由自主放慢脚步,先中央书台,后四周书柜全方位仔细“搜索”,唯恐遗漏。两小时过去了,只剩楼梯左边角落一个书柜了,查看了下部三格仍一无所获,心里嘀咕,莫非要白跑了。心里这样想着,劳顿疲惫、腰酸腿疼一起袭来,扫了一眼下面三格,垂头丧气往楼梯走去。刚下几步,又心有不甘,来都来了,最后三格还是好好看看吧,不能留下遗憾。返回原处,打起精神,扫描最后三格。第二格左边一本半倒的大部头遮挡了角落,伸手去将大部头扶正,露出来的,让我如中魔一般,手眼定住,人也跟着为之一怔,天啊,竟是两本《英语世界》,总8和总11。真可谓“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若不是身处书店,真要手舞足蹈,“老夫聊发少年狂”一番。此外,2014年,我又在汉口崇仁路邮市附近的旧书店里淘到《英语世界》总2。同年,战友、老乡奇胜回应了我的求助,在北京家中翻箱倒柜清出4册总序数前十以内的初印版期刊送回武汉。身边的很多人不理解我对《英语世界》的痴迷,不明白到底图什么。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藏品与藏家是“互缘”的,藏品因藏家的钟爱而更有灵性,藏家也因藏品的到来而沉淀生命。同时,我坚信集藏路上所有让我纠结、失望、惊喜的日子都会一一成为记忆中甜美而倍感欣慰的事。

如今,比收齐缺失的《英语世界》杂志更让我欣慰的是,女儿也开始阅读《英语世界》了。我会教她除了掌握学习语言之技,更应领悟做人之道。一定要结合人生去阅读,感同身受,融会贯通,细细品味刊中的喜怒哀乐,深深体会蕴藏在文字背后的历史真相、科学道理、文化差异、人文情怀和审美意境。

35年一路走来,我与《英语世界》相识、相交、相依,平凡的人生因阅读《英语世界》而充实,平淡的日子因收藏《英语世界》而精彩。

感谢有你,《英语世界》,我终生的良师益友!


(本文作者顾民生)

杂志简介

由商务印书馆主办的《英语世界》杂志创刊于1981年。该刊是一本面向大学师生及其他英语爱好者的阅读学习类刊物,系中国第一家英汉对照的英语学习杂志。该刊宗旨是“文拓视野、译悦心灵”,向以内容新颖、形式活泼而著称。创刊以来,由于选文隽永雅致,刊中文章经常受到《读者》、《青年文摘》等杂志转载。先后荣获 “编校质量奖”、“全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国家期刊提名奖”、 “优秀期刊奖”等荣誉。2009年,中国期刊协会授予该刊“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的期刊”证书。
欢迎在邮局订购《英语世界》杂志,邮发代号为2-445

主编简介

  • 陈羽纶陈羽纶(1917~2010),《英语世界》杂志首任主编,教授级资深编审。 曾多年担任英语教科书、英语读物、英语词典的编译及审订工作。1988年作为翻译家被收入《中国翻译家词典》,1988~1989年美国纽约大学、英国布鲁内尔大学与英国基尔大学访问学者。1991年被国家人事部定为早期回国定居有特殊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发放一级津贴待遇。2003年12月获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中国韬奋基金会颁发的第八届中国韬奋出版奖。

  • 徐式谷徐式谷(1935~ ),江苏扬州人,《英语世界》第二任主编,北京商务印书馆编审,前副总编辑,中国译协理事、副秘书长,重庆大学兼职教授,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有《笛福文选》等译著多种,并发表过多篇译学文论,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资深翻译家”称号,被中国期刊协会授予“新中国60年有影响力期刊人”称号。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