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爱思英语网双语专栏》 主站|听力|VOA|BBC|专题|广播|小说|视频|问吧|词典|论坛|博客|家园|下载|口语|听写

专栏作家列表(×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专栏 > 冯志伟

关于“荷叶理论”的断想

日期:2016-06-30  作者:冯志伟  来源:爱思英语

  本文由冯志伟授权爱思英语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编者按:爱思英语网推出全新栏目《佳作欣赏》,旨在为各位网友提供互相、探讨、交流的平台。《佳作欣赏》主要设置以下子栏目:英文写作,英汉互译,方法,人生感悟。除英文写作以外,其余子栏目中英文皆可。如果您有好的作品,请向我们推荐。原创优先,转载作品请注明作者及出处。爱思,因你而精彩;爱思,大家的平台!

在线投稿http://www.24en.com/custom/add.html

0026mqgfzy6LDgrmJ3Bd3&690.jpg

关于“荷叶理论”的断想

              -- 《现代术语学引论》后记

                          冯志伟

 记得1979年我在法国读书的时候,一个法国朋友曾给我谈过他对科学研究的看法,提出了一种“荷叶理论”(lotus-leaf theory)。他说,近年来,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新的学科分支层出不穷,这些新出现的学科分支,犹如荷塘里的一片荷叶,而我们这些研究科学技术的人,就像着荷塘上的青蛙。当春光明媚,荷叶初长,青葱嫩绿之际,如果有青蛙首先跳上那片最有吸引力的嫩绿耀眼的荷叶,就可以悠然自得地享受那明媚的春光,但是,当别的青蛙如果也发现这片荷叶,当然也会纷纷跳上这片荷叶。这时,如果原来的青蛙不能及时地发现另一片荷叶,毅然离开这片荷叶去寻找新天地的话,原来那片荷叶就会被越来越多的前赴后继的青蛙所挤沉,这只青蛙也只好与众多的青蛙一起沉沦到水中,坠入污浊的泥塘而不能自拔。在这种情况下,这只青蛙只有当机立断地开拓新的田地,毅然地跳到另外的荷叶上,才可能有幸存的机会。这位法国朋友把科学技术研究中的竞争,说得这样紧张,确实有点过分,听起来似乎令人毛骨悚然。当时,我很不同意他的这种看法,认为学术领域不是战场,不是人人都有沦入灭顶之灾的可能,曾与他进行过多次争论。我是1981年从法国回来的,至今已经 27年了,近年来我国在学术领域中引入了竞争机制,学术上的竞争渐渐激烈起来,不禁使我回想起当年这位法国朋友关于“荷叶”的高论。我原是学语言学的,现在中国的语言学界,真可谓“人才济济,强者如云”,正在欣欣向荣地发展,当然绝对不会有什么沉沦的危险,但是,我自己在学问上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十年动乱,耽误了创造力最旺盛的青春年华,虽然还算勤奋,但总有赶不上的感觉,是不是也可以从语言学这一片青葱嫩绿的荷叶上,跳到邻近的荷叶上试一试,看一看还有没有新的发展天地呢?

那是1989年的冬天,我到当时的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兼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陈原教授的家里去请教问题,陈原教授对我说,科技术语的规范化和标准化不仅对于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有着深远的意义,而且,对于语言文字的现代化也有推动作用,国家语委打算开展这方面的工作,他重任在身,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希望我做他的助手,帮他做一些术语工作。陈原教授还说,国家要成立计算机辅助术语工作分技术委员会,他已经答应担任主任,要我做秘书长,协助他抓分技术委员会的日常工作。陈原教授的话说得十分恳切,我当时马上想到自己曾经反对过的“荷叶理论”,顿时觉得这种理论似乎还有些道理,很想换一个新的领域,跳到术语学这片荷叶上试一试身手,同时也想在术语工作中更新一下自己的知识,再学习些新的东西,于是,便欣然答应了陈原教授的要求。1990年3月,计算机辅助术语分技术委员会正式成立,挂靠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从此,我便走上了研究术语学的道路。陈原教授退休后,国家语委副主任曹先擢教授、国家语委常务副主任仲哲明教授先后担任计算机辅助术语工作分技术委员会的主任,后来,国家语委主任许嘉璐教授又担任了这个分技术委员会的主任,我一直做秘书长协助他们工作。中国术语网(China-TermNet)成立之后,我又担任了中国术语网的副秘书长,负责中国术语网与国际术语工作的接轨与协调工作,不久,我又担任了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的委员,与术语学界和科学技术界的学者有了更频繁的接触和交流。通过这几年的工作实践,我深感术语学这一片荷叶确实是与众不同,它充满了清香,淡淡的香气四溢,令人心旷神怡,这种清香绝没有一丝一毫的铜臭味,它与金钱和名利完全绝缘。术语工作是一种不生利的社会公益性工作,它不会给研究者带来金钱,只会要研究者无代价地为它付出时间,付出精力,有时甚至要为它白白地倒贴出金钱。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之下,术语学这一片荷叶确实显得有些与当今社会的时髦风尚格格不入,尽管这片荷叶不断地发散出清香,处于污浊的泥塘之中而一尘不染,但可能很多人都对它敬而远之,都不愿来做术语学这种清苦而不生利的研究工作。可是我们终究是决心把自己献给科学的人,别人不愿做的事,我们有责任来做,别人坚持不下来的事,我们有责任来坚持,我们真得学习荷叶那种处于污泥而不染的精神,为术语学这片荷叶的生存和发展作出我们的牺牲。这大概就是我们对“荷叶理论”的一种新的解释吧。

《现代术语学引论》这本书,就是我这个从语言学跳槽过来的门外汉,在极为清苦而困难的条件下,受了荷叶精神的感召,学习现代术语学的一个极不成熟的总结。

本书第一版在1997年出版后,读者的反映比我原先预想的热烈,很快就销售一空,现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此书了。本书不仅在应用语言学界产生了很好的影响,而且在自然科学各个学科从事专业术语研究的读者中,在工程技术界从事术语标准化的读者中,也产生了热烈的反响,成为他们研究和整理本专业术语的重要指南,受到了他们的普遍好评。本书第一版在奥地利和韩国的术语学界也得到好评。著名奥地利术语学家Galinski(国际术语信息中心INFOTERM主任)和Budin(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教授)都收藏了此书,作为私人的珍藏;韩国Choi Keysun(韩国科学技术高等研究院KAIST教授)使用此书作为术语学教学和研究的参考书。广大读者对于本书的厚爱使我深受感动,也说明了我国确实需要术语学这样的读物。

    商务印书馆的周洪波先生敏锐地洞察到术语学的重大价值,鼓励和支持我修改并增补此书第一版的内容,并愿意接受此书的修订本在商务印书馆出版。在周洪波先生的支持下,我在2006年开始了《现代术语学引论》的修订工作,历时两年,批阅数遍,推敲多次,今天终于完稿了。在这个修订本中,我争取尽量反映我国术语学研究的新成就和新面貌,增加了不少新的内容,特别是增加了知识本体和计算术语学的内容,希望这个修订本能够继续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修订本除了介绍传统的术语学理论之外,还尝试从知识本体(ontology)和术语自动处理(term processing)的角度来研究术语的语言学特性,提出了与传统术语学不尽相同的一些新的观点。传统的术语学基于概念来研究术语,人为地把术语限制在狭小的名词或名词词组的范围之内,难以包容客观上存在着的为数可观的动词性术语、数词性术语、形容词性术语、副词性术语、时间词性术语、方位词性术语、介词性术语、连接词性术语,在修订本中,我们把传统术语学中基于概念的术语观(concept-based viewpoint)推进到基于知识本体的术语观(ontology-based viewpoint),用知识本体的理论和方法来研究术语,扩大了术语学的研究范围。传统术语学只注意词汇的规范,适合术语规范化的要求,但是忽视术语的形态、句法、语义的分析,不注意在真实文本中术语出现的上下文和术语变体的描写,不适用于真实本文中术语的自动抽取和自动识别,在修订本中,我们把传统术语学中的规范性的术语观(prescriptive viewpoint)推进到描写性的术语观(descriptive viewpoint),用描写的方法来研究术语和各种术语变体,便于从大规模的真实文本中自动地抽取和识别术语。传统术语学只注意术语的共时研究,忽视了术语的历时演变研究,在修订本中,我们把共时性的静态术语观(synchronic and static viewpoint)推进到历时性的动态术语观(diachronic and dynamic viewpoint),用历时的、动态的观点来研究术语,不仅研究了术语本身的历史演变,而且还研究了术语科学定义的时代变迁。修订本克服了传统术语学的许多不足和缺陷,有批判地继承和发展了传统术语学的理论,这些都为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术语学理论打下了初步的基础。我们希望与大家一起,为建设中国的现代术语学贡献微薄之力。

在本书修订本完稿之际,谨向陈原教授、曹先擢教授、仲哲明教授和许嘉璐教授在过去多年中对我的鼓励、启发和帮助表示诚挚的感谢, 同时也向大力支持本书修订本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周洪波先生表示诚挚的感谢。            

我来说两句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游客请勾选
游客评论,只需填写验证码即可,也可以在“通行证”处填写昵称。
求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