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英语编者按:陪安妮在加拿大学习的几年,让我看到了加拿大社会和学校对阅读的重视。以自然拼读法为主线,孩子们在每一个阅读级别都能找到大量有趣的读物,Phonics 技能在阅读实践中得到强化和提高。

三、科学体系造就超强阅读能力

陪安妮在加拿大学习的几年,让我看到了加拿大社会和学校对阅读的重视。从政府到研究机构、到出版社、再到课堂和家庭,阅读能力的培养完全是在科学体系下有序进行的。以自然拼读法为主线,孩子们在每一个阅读级别都能找到大量有趣的读物,Phonics 技能在阅读实践中得到强化和提高;提高后的技能再帮助阅读能力上台阶。就像弹簧一样,孩子们的阅读能力沿着螺旋形的轨迹得到提升。

Phonics 是科学阅读的技能

Phonics 是背单词的方法之一,但绝不是为背单词而服务的。作为一种学习阅读的方法和技能,Phonics 能在阅读中得到训练和提高。

Phonics 近几年在国内被推广,很多是打着“见词会读,听音会写”的旗号加以宣传的,所以很多人觉得它很神秘。一些有背单词情结的家长和机构进而把 Phonics 演变成了背单词的工具。

实际上,Phonics 是阅读的方法,单词是末,阅读才是本。国外的 Phonics 教材,都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 Learn to Read,可见 Phonics 是和学习阅读而非背单词联系在一起的。不去同步阅读地学 Phonics,就是舍本逐末,学完也就忘了。抛开单词,仅仅就 Phonics 本身,相比阅读而言,那也是阅读才是根本——如果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来学习阅读,那我们完全可以忘记 Phonics!这方面,香港的教训可以借鉴。

有资料说,在香港推广 Phonics 二十年,证明效果并不理想:Phonics 的规则太多,背起来太繁琐,而且英语中还有太多的例外(标准说法是 Phonics 覆盖80%的英语词汇)。同样学习 Phonics,香港与美国的区别在于:香港的二十年,是为了学习 Phonics 而学习 Phonics;而美国是为了阅读才学习 Phonics。阅读才是成功的关键,不管是学习英语,还是全面掌握 Phonics 本身。

Phonics 并非万能,它只是阅读的起点,如果把掌握 Phonics 作为最终目标,就大错特错了!Phonics 规则如此之多,要全部背下来,就又犯了试图通过背英语单词、语法来学英语的错误了!

Phonics 作为英语母语国家孩子学习阅读的基本方法,实际上贯穿在学习阅读的整个 Primary 阶段(学前班到三年级)。有人说,北美学前班到三年级的语言学习,就叫 Learn to Read,就是学习如何阅读。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从安妮在加拿大学校的学习情况看,也的确如此:在经过学前班大量的基础入门学习后,后来的两年每周都还是在具体地学习 Phonics,她最近一年在二、三年级混班,三年级孩子也是一样地每周都要学习 Phonics 的内容,这在博客的同步学英语系列中,都有详细记录。

有人曾经说,看安妮背单词的记录本,一周才要求十五个单词,这样一年下来才学习几百个单词。事实上,这些要求拼写的单词,其实是在梳理规律。掌握了规律之后再进行巩固和提高,需要的就是在阅读中去认识、理解单词了。

北美孩子的课外阅读量非常大,有学者统计说,是中国孩子的六倍。但是从安妮的情况看,她一年的阅读量大约在200万字,所以可能还远不止六倍——这里要说的是,安妮不是那种书虫类的孩子,她每天在家的阅读时间也就在半个小时到五十分钟左右,假期有时候会多一些。而很多本地白人孩子的阅读量和阅读能力还要更高一些。当安妮开始读 Chapter Book(章节书)的时候,她读的书基本上已相当于美国四年级孩子的水平了。

到二年级结束时,安妮的英语阅读级别大概是 Reading Level 4(四年级水平),流利性比阅读理解更好(这个级别是一种简单的参考,安妮学校二年级老师用的是 DRA,要细化得多,参见下节说明)。这个级别基本上是在上学的三年时间内获得的。而按照安妮的总体阅读量来说,大概一个级别需要百八十万字的阅读量来支撑(当然最开始的时候每本书的文字量要少,过渡到 Chapter Book 之后文字量越来越大)。

如何做到在一个级别内,能有足够量的书籍来保证孩子的阅读和巩固?这就不得不说说国外的分级阅读体系。应该说,看过各出版社的图书分级目录,真是不得不佩服它们在出版读物的时候对于孩子阅读能力提高所花费的心思。

比如:配合 Phonics 的学习,很多出版社都有配套的读物。有些在封面上直接就标注本读物是训练具体哪一个音的,里面图文并茂,让孩子能够通过这样的一本本书,把相应的 Phonics 规则都练习到。同级别的书,交叉训练,内容关联但不重复。让孩子们在一个个不同的故事中,重复拼读同类的音,最后在大脑中交互印证,从而达到不用特殊记忆也能见到就读、听到就写的程度。

因为学习痕迹重的读物往往趣味性会受到影响,所以出版社除出版大量的绘本外,还编排了非常多的故事性极强的系列分级读物。

这些读物,大多从初始自主阅读的难度(学前班前后)开始,直到 Chapter Book(二至四年级)。孩子们在每一个能力所及的阶段,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好玩的故事,在故事中不知不觉地完成了阅读能力的训练。对于一些好玩的读物,因为级别比较高,有些出版社就专门进行改编,把它们做成适合入门水平的读物,让喜欢书中人物的孩子一开始就能读到这样的书。

现在想想北美三年级及以下学生没有教材的原因也许正在于此:没有教材,就意味着都是教材!只要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从根本上是为孩子们服务的,是按照科学系统的体系设计制作的,那么,所有出版社出版的书籍,都是孩子们的教材。

老师的作用在于选择各种读物中最精华的部分在课堂上给孩子们讲解。安妮班上发放的小书都是老师自行打印或者复印的。每一个小册子有一个特定的目的,训练一项特定的技能。

回国后,我发现目前国内有些妈妈很热衷于国外的教材。也经常有人问我,说美国什么什么教材好不好。 我感觉,这种问法本身就说明了对国外教育思路的不了解,或者说是用中国人的观念来看待国外的教材问题。

国外的教材,是被老师裁裁减减、拼拼合合之后出于特定训练目的来使用的。好还是不好,不是教材本身的问题,而是老师的能力水平问题。国外的每一个老师,在教一个知识点的时候都要配合使用多种不同的材料。所以国外的老师说,我教一个年级的教学材料就有十几个纸箱子那么多。你说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就看怎么用。

老师在课堂上让孩子把概念弄清楚了,孩子回家后就不用把大量的时间花在重复教材上。孩子们最主要的作业就是靠大量的泛读来巩固这些知识点——很多时候泛读的书不一定就是今天讲过的知识点。但是,因为他们有老师教的明确的选书原则(本章第三、四节详细介绍),使得读的书之间会有大量的交叉重合,一个知识点,比如某一个音,会通过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最后,就形成了知识的综合运用能力。

应该说,Phonics 最终是一种孤立的方法还是能形成能力,完全取决于怎么使用它。北美 Phonics 的成功在于它是依托于科学阅读的框架体系,作为技能来训练的,而不是作为一种知识、一种规律,记住了就可以的。

所以他们的 Phonics 教法是:先有阅读接触的基础,再系统梳理一下规则,然后通过大量阅读合适的读物来巩固强化。最终达到的结果是:一个规则不管在什么样的阅读材料中出现,孩子们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反应出来。甚至说,最后将 Phonics 这种有形的规则变成了阅读中无形的感觉。而这种内化的过程,就是一种语言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