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佳】前不久,维多利亚大学公众演讲家迪恩福兰克称,澳大利亚口音之所以含糊不清,是因为第一批到达澳洲的人都是一群醉鬼,总是大着舌头说话。而近日专家指出,这种诊断没有一点参考价值。

福兰克先生(Mr. Frankel)声称,第一批到达澳洲的殖民者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喝醉后说话会含混不清。然而祖祖辈辈传下来,澳洲人的口音就演变成这个样子。酒精之于澳洲人,就像枪支之于美国人,已印刻在基因里无法根除。

昆士兰大学(UQ)语言学家罗伯博士(Dr. Rob)表示,这种理论简直是对本国文化的侮辱。宾萨菲尼博士(Dr. Pensalfini)也表示,澳洲的语言大多来自伦敦东区,受爱尔兰英语口音的影响,所以有含混成分。并且喝醉的人并非都大着舌头,相反,他们更加注重表达,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很可能说不清楚。所以说这种"酒醉论"毫无根据。

当然,福兰克坚称澳洲人并没有尽全力表达,澳洲人很难发"l",一旦这个音出现,他们一般都会发成"w"。并且如果让一个醉鬼和没喝酒但口音极重的人交流,你会发现他们说的没什么两样。另外福兰克还表示,这种含糊的交流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情绪的产生,如果可以在学校教会人们如何交流,澳大利亚可能会变得更加文明,国内暴力也会相对减少。